德邦快遞香港
法學>>
民法典頒佈對裁判思維的影響
發佈時間:2020-10-16 09:51 星期五
來源:人民法院報

寧 韜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充分認識頒佈實施民法典重大意義,依法更好保障人民合法權益。他還指出,《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部以“法典”命名的法律,是新時代我國社會主義法治建設的重大成果。民事案件同人民羣眾權益聯繫最直接最密切,各級司法機關要秉持公正司法,提高民事案件審判水平和效率。可以説,新中國第一部民法典自編纂之日起即備受關注。作為司法審判一線幹警,筆者認為,民法典的意義不僅在於具體法條的設置,更在於對司法審判者裁判思維將發生潛移默化的影響,進而實質性影響司法審判工作。

裁判思維是從思維學角度對法官認知過程的概括和總結,是法官在司法裁判過程中在事實認定的基礎上,根據實體法律,按照訴訟程序進行分析、綜合、判斷、推理等認識活動的過程,其中包含着複雜的法律判斷、價值判斷。裁判思維看似是抽象理論,其實它直接影響裁判方法的應用。有學者認為“裁判思維制約着裁判方法的選擇,牽引着裁判方法的方向,並最終對裁判結論有決定性意義。”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長江必新曾從“如何在確定性、可預測性和靈活性之間尋找平衡”“如何實現裁判思維模式的兼容”“如何確定裁判所追求的效果”三個維度探討裁判思維,而民法典恰恰在一定程度上回應了這三個問題。

平衡確定性、可預測性和靈活性。民法典將原先由民法總則、物權法、合同法、婚姻法、繼承法、侵權責任法等散落在各單行法中的民事法律制度規範系統整合、編纂修訂,形成了一部體系化、系統化的法典,在很大程度上彌合了單行法間的矛盾和衝突,解決了法官裁判時找法用法適法問題。例如,民法典將欺詐和脅迫規定為可撤銷民事法律行為,消除了合同法與民法總則的衝突。再如,民法典吸收了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涉及夫妻債務糾紛案件適用法律有關問題的解釋》第一、二、三條規定,整合成為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四,明確了夫妻共債的一般情形,消除了與婚姻法司法解釋二之間的矛盾。法律規定間的衝突矛盾無疑會造成法官適法的困難,也會導致判決結果的不確定性,民法典系統梳理現行民事法律規定間的衝突矛盾並進行統一,將大大促進民事案件裁判標準的統一,提高民事案件判決結果的可預期性。但不可迴避的是,儘管民法典代表了我國現階段立法的最高水平,但其同樣無法覆蓋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因此民法典對於具體權利保護,例如在個人信息權益等方面依然留下了單行立法的空間,為維護法律確定性、可預期性的同時保留了靈活性。此外,民法典不僅在立法技術上體現了法典化、體系化,強調了編纂的邏輯性,同樣也要求司法裁判者樹立系統適法的裁判思維,在充分認識總則編對於民法典起到統轄作用的同時,注意一般條款、特殊條款、但書條款的理解適用和內在邏輯,避免單一化思維。

一定程度上彌合了容民商事裁判思維模式的矛盾。長久以來,民商事裁判思維差異主要體現在民事審判除了強調意思自治外,更加強調對於弱者的特殊保護,強調實質公平、追求和諧和社會倫理的評價。相對而言,商事審判更加強調契約精神,凡是從事商事活動的主體都被假定具備相關的專業知識和能力,因而商事審判需要維護商事活動本身的營利性、營業性和競爭性。民法典雖然作為調整民事權利主體間的財產關係和人身關係的基礎法律,主要適用於傳統民事糾紛,但其以意思自治為理念,進一步優化了民事主體分類、豐富了民事權利種類、完善了民事合同規則、平衡了民事責任和行為自由,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健全提供了制度支撐。而民法典在編纂體例上最終採取了“民商合一”的模式,將民商事法律關係中一些共性的規則提煉出來,例如契約自由、誠實信用等等,對金融擔保等商事審判領域的一般規則也作出了規定,一定程度上消除了民商裁判思維之間一些不應有的矛盾。還應當注意的是,對民商分立與民商合一的理解均不能絕對化,商事法律規範與非商事的民事法律規範客觀上存在區別,對於一些商事方面的特殊規範,仍需要留給單行法律加以規定。

進一步明確民事裁判應追求的價值追求。民法典總則編基本延續了民法總則的規定,未作出實質性修改,第一條再次明確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民法的立法宗旨,是調整民商事法律關係的基本價值取向。民法典將24字的核心價值觀集中濃縮融入到第四至第九條裏,分別規定了平等、自願、公平、誠信、依法、公序良俗和綠色文明原則,同時又將核心價值觀自然、全面地融入民法典各分編中,使其成為整部法律的有機組成部分。例如民法典第一百八十四條規定“因自願實施緊急救助行為造成受助人損害的,救助人不承擔民事責任”,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在具體規則制度層面的生動體現,類似條款很多,諸如民法典第一百五十三條規定“違背公序良俗的民事法律行為無效”;第一百八十五條加強對英雄烈士人格權益保護,弘揚愛國主義精神等等。此外,民法典在編纂過程中充分體現了民為邦本的理念,將人格權獨立成編,對人的生命權、健康權、名譽權等民事主體享有的各項具體的人格權進行了規範,而且根據時代發展增加了隱私權、居住權等權利,進一步豐富了民事權利種類。民法典賦予了這些權利“新生”,但讓人民羣眾實實在在地獲得這些權利,還需要法官在面對個案裁判時吃透摸準立法宗旨。

總之,隨着社會經濟的發展進步,會產生更多更新問題,需要法官根據民法典所確定的基本原則、基本規則,秉持“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以人民為中心”等基本理念來斟酌裁量,以公正裁判樹立行為規則、引領良好社會道德風尚。

(作者單位: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責任編輯:李紀平
8329055
相關新聞